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我们

周午生:花鳥中的閒適意境

发布时间:2014-02-07 点击次数: 打印 字号:

     中國網:

各位網友大家好,歡迎收看中國訪談。有這樣一位畫家,他親和地表達著自己對繪畫的見解:中庸一些、平易一些、涵養一些;在他繪畫創作當中,也表現出一種獨特的高潔淡雅。他將古代繪畫當中用筆用墨的經典手法哂玫幂p鬆自如,甚至遊刃有餘,觀其畫,有一種難得的貴族氣息,著實成為當代花鳥畫壇一道亮麗的風景,他就是作客本期中國訪談的嘉賓,天津美術學院教師、畫家周午生老師。

老師,歡迎您的到來,首先請您給網友打個招呼。

     周午生: 大家好。

     中國網: 欣賞周午生老師的作品,會感覺到一種淡雅的顏色、清新的畫風,在視覺上給我們一種很容易親近的感覺,很容易拉近觀賞者以及創作者之間的距離,對您的感覺,其實跟您的創作一樣內斂而不失底蘊,您認為怎麼樣能夠使作品做到雅俗共賞呢?另外,您非常擅長于創作花鳥畫,您認為什麼樣的花鳥畫是好的花鳥畫,您個人更喜歡哪種風格和哪種類型的作品?

     周午生: 就像剛才主持人説我的畫是清新淡雅,容易讓人接受。我覺得好的花鳥畫種類很多,風格也特別多,實際上畫好了就是好的花鳥畫。這個“好”有很多種,説褒義詞的,都是好的,有的畫是清新淡雅、雅氣,潘天壽就喜歡融入“霸悍”。“霸悍”也是好詞,所以這也是好的畫。還有黃賓虹,渾厚華滋,這也是好的畫。有的是很厚重感的,還有的很淡雅,還有的很富麗,這都叫好的畫。所以,沒有一個特別嚴格的界限,就看畫家的風格,你喜好哪方面,你只要把它推上極致了,做到很完美,學術上很高,這就叫好的畫。

     周午生: 我個人還是喜歡文氣一些的,就是清雅、文氣一些,文靜一些,喜歡安靜的,偏重於這些方面。

     中國網: 所以在您的創作當中,您也把像您説的安靜、淡雅用到您的作品當中去?

     周午生: 對,從風格上講,技法上講,達到這個風格。首先我覺得畫面,綜合元素很多,我最近畫的墨筆畫比較多,它的特點就是,你乍一看,通俗講比較一些,感覺造型、設色基礎都是偏工性一點的,但是稍微一品位,又有寫意的味道,用筆的方法都是寫意的味道,結合了兩方面,寫意的工筆,都融入到畫的方面。

     周午生: 寫意和工筆是國畫當中的兩種手法,但是他們的宗旨和境界還是追求意境的,所以我希望我的畫含量能大一些,用中國的筆墨、中國的一些手法,很傳統的古法用筆,看起來還是應該講究用筆用墨的,包括設色方面還應該有筆法在裏面。看起來中國畫比較純正一些,但是在設色基礎、造型基礎,要求工筆要好,但是點筆有墨,點筆有物,畫出來的造型還是要很準確的。所以,觀賞者,喜好工筆的人一看,從心裏感覺很好,喜歡筆墨趣味的、寫意的,在裏面也能看到。從傳統上講,院體畫和文人畫怎麼樣很好地結合起來,應該叫交融,融合起來,這樣更好一些,看起來不生硬,但是如何把這兩者融合起來。

     中國網: 在花鳥畫界,有沒有您特別喜歡的哪類畫家或者風格?

     周午生: 我喜歡崔白的和沈周,沈周按理説是山水畫家,但是他畫了一些花鳥畫,我很喜歡他的花鳥畫。 崔白應該説是院體畫派,但是我感覺他有一點院體畫派向文人畫派轉變的過程,應該説他是工筆畫家,但是筆法有寫意性的。沈周的畫很忠厚,很樸實,他用了一些寫意的方法、墨古的方法,他從宋人的院體畫應該脫出來了,畫得很厚重,我很喜歡。

     中國網: 您平時繪畫的靈感來源在什麼地方?經常出去遊覽各大景區還是遊覽大山大水之類的這些地方嗎?

     周午生: 對,寫生是經常的,對於一個畫家來説,從生活中吸取營養是很關鍵的,所以一年我得出去幾次,多了説十號幾次,少了也有五六次。 一年肯定有兩次要帶著學生寫生,這兩次肯定要帶著工具,認認真真地從自然中寫寫畫畫,有的時候也是帶相機,或者收集一些素材,都有。

     中國網: 其實當代的畫家大多數都是出身於美術院校,幾乎其實所有的美術院校都有一個特點,都是東學西漸的産物,雖然學的是國畫,但是國學基礎比較少。觀賞您的作品,感覺您的作品充滿了文人風,有一種獨特而又不失特立獨行的風格,您是怎樣把這兩種結合很好地契合在一起的?

     周午生: 東學西漸,可能説的是東為體西為用還是西為體東為用。現在的畫壇上,分出了幾個,不能説派別,就是風格上有西為體西為用的,有西為體中為用的,也有中為體就中為用,也有中為體西為用的,大概有這些寫法。現在學院以西為體中為用和中為體西為用居多,跟學院有一些區別,現在有這些現象。

我個人還是以中為體的,因為我覺得畫中國畫的,應該中為體是很主要的。但是借鑒一些西方的因素,特別是歐風這些還是應該借鑒的,看你怎麼借鑒了,把握這個火候很重要。我不希望我畫出來的畫讓別人一看,自己説我是中國畫家,畫中國畫的,然後畫出來大家一看都不像中國畫了,我自己不會走這條路,但是我不否認這條路也是對的,有很多人也畫得很好,學西方的創新,很大膽,很新穎,這一點我也不否認,有很多好的畫家。我覺得我個人的性格,包括學院的環境,老師的教導,包括我個人的審美取向,還是偏向於中的。比如説兩端,這邊西這邊中,偏于中,但是不是很極端就是中到頭了。

     中國網: 這樣的結合有沒有一個相應的尺度,怎麼樣結合會比較好?

     周午生: 對,就是這個尺度很難把握。最近我畫畫設色的成份多一些,因為中國畫上顏色是很難的,用水墨很多,用顏色很少,但是中國畫的設色也是相當難的,白顏色、紅顏色都很難上的,比如説紅顏色,上不好就容易俗,都是紅色,怎麼讓這個紅色上出來雅氣,這是很難的,把握這個火候很難。現在有的人畫,應該説現在顏色很多,很多人畫出來的畫,水彩的成份多,感覺你畫的像中國畫,又像水彩了,或者顏料糊得很厚,像油畫,這種國畫就感覺莫名其妙了。所以,這個火候要把握好,但是要借鑒一些,畢竟西方有一些很高雅的顏色,莫奈印象派的很多,有的都很雅,看你怎麼吸收,筆墨上顏色,歸根到底是筆墨,中國畫很講究筆墨,缺少了筆墨,筆墨味兒沒了,這個中國畫就沒多大意思了。

     中國網: 學習國畫,進行國畫創作,個人的國學基礎是不是也很重要?

     周午生: 那是根本,那是最重要的。你的作品裏應該給人一種起碼要有內涵,不光是表面的這麼一張畫而已,讓人們看到畫之後,越品越有品頭,中國畫講究這個,要有文化的厚重感,要有這個積澱。

     中國網: 您在整個創作過程當中,國學方面都涉獵了哪些方面的內容?

     周午生: 我個人喜歡儒家的,偏向於儒家的,就是喜歡溫和的,溫文爾雅的。這是精神層面的,宗旨性的,引領個人的風向標吧,這是最根本的主要因素。也是繪畫的基礎,是一個理論基礎,但是它是根本。你學養學,你的畫要體現什麼,就是天人合一,畫如其人,説的實際上就是這個道理。

     中國網: 您是怎麼走上繪畫的道路的?在這期間您有什麼樣的體會和感受?我知道您是學院的教師,現在很多學生都想走上這種繪畫藝術的道路,但是據我周圍的朋友説,這是一條非常辛苦的路,給我們講講您當時是怎麼樣走上這條路的?

     周午生: 對,你説的苦我也有體會,我覺得畫畫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是很苦的事情,有的人説畫畫就是玩兒,很輕鬆,我覺得不是這樣的。要想把畫畫好,是很艱難、很苦的一件事情,因為你畫畫跟學文化課不一樣,你可能下一點功夫,1+1=21+2=3,你就會了。畫畫不是這樣,你可能下了很多功夫,也沒有進步,沒準還倒退了。可有一天你要明白了,你會進步一大塊,這一大塊誰也追不你了。

我學畫時的體會,我感覺有個好老師是很關鍵的,我小的時候,我父親也學畫畫,出發點就是特別喜歡畫畫。興趣嘛,第一是興趣,很喜歡畫畫。後來啟蒙老師,就是上學之前的老師。好的老師會指點你養成一個很好的審美素養,你看什麼樣的東西,用什麼樣的觀察方法,這是很關鍵的,好的老師會給你這個指引。上學之後也遇到好老師,霍春陽老師、李孝萱老師、何家英老師,都是特別好的老師,他們主要是指引你一個方向,不讓你走歪路,這是很重要的。

     周午生: 再一個主要的體會就是,你要想畫好畫,自學成才,當然這個“自學”是帶引號的,要想成才,你要自學,個人要下很大的功夫,老師給你個敲門磚,看你如何進了這行的門,自己要下很大的功夫,最前提的是你喜歡這個事情,你個人就是係喜歡畫畫,別人不用催你了,你肯定會用百倍的努力投入進去,找各種書籍研究,都是很主動性的。所以在這個過程中,我就覺得時間特別寶貴,我自己現在就覺得,時間特別珍貴,一晃就沒了,時間很珍貴很珍貴。再一個就是方向也很主要,因為感覺一晃就是五年,一晃就是十年,我2000年畢業的,一晃就十年了,特別快,如果你方向錯了,這十年就沒了,你下了很大的功夫都沒了。

     中國網:  您是從幾歲開始學畫的?

     周午生: 學畫畫很早了很小就畫,小時候幾歲就是瞎畫,憑著興趣,我爸這點很好,什麼畫都行,就是培養興趣,這點很好。正規學應該是上了初中,學幾何形、石膏像,正規的院派學習是從初一開始的。

     中國網: 什麼時候開始感覺到,我以後就要從事繪畫這樣一個事業?什麼時候給自己定下這條路的?

     周午生: 應該是從初中吧,就是從畫畫那會兒。因為我學畫畫都是很主動性的,報美術班、高考班都是很主動的,那時候我覺得,我就得考美術學院,考美術學院就得畫畫,一直都有這個念頭。後來留校了,就更下定決心了,非得畫圖名堂不可,看到老師,都覺得不畫出名堂對不起老師,都有這種感覺。

     中國網: 剛才您説,學畫的過程是非常前艱苦的過程,在您學畫過程當中,也有非常艱苦的經歷或者一些記憶,有沒有印象特別深刻的?我那時候特別苦,苦到什麼程度。

     周午生:現在想想也不覺得苦,苦日子過完了,一想全是美好的回憶。我上大學的時候,不光是我,我們班的氛圍特別好,實際上也不是誇張地説,晚上兩點之前睡覺的時候都很少,大學四年。像現在,我也教課,有很多學生也很晚睡覺,那都是上網,宿舍裏面就瞎玩兒、胡鬧,我們那會兒真是畫畫,晚上一般都畫到兩點,那時候精力也充沛,起來就上課,腦子裏沒別的,光想著非得在班裏畫得最好,我當時就這麼簡單,我自己感覺,老師的分數即使不給我最高,我也覺得是班裏畫得最好的,思想很簡單。

有一次印象最深的,上大學的時候特別愛打籃球,晚上的時候也打,看到我們學校老師的畫室、辦公室燈都亮著,我們係的,霍老師、何家英等很多老師,那都是12點以後的事兒了,畫室都亮著燈,他們那時候住學校附近,都在畫,我當時感觸特別深,我想老師們肯定在畫畫呢,都那麼晚了,都那麼大名氣了,還在畫,我感觸特別多,那是大二下學期,從那以後我就覺得不能老玩兒了,下很大的功夫要畫畫,而且不能很盲目地畫,不能上什麼課,只把這個課程畫好就拉倒了,要有自己主攻的方向,私下裏下了很多功夫,也有請教老師什麼的。

     中國網: 可能在繪畫當中,很多時候是需要一個悟性的,這個悟性,感覺平時我們經常在説,這個悟性到底是什麼呢?

     周午生: 這個悟性是特別關鍵的地方,學畫畫的人要想成功,沒有悟性是不行的,這就是很多人説的天賦,好比説10%或者30%是天賦,剩下的是後天刻苦,但是這10%是沒法補的,而且這10%對於一個成功的人來説,是至關重要的,你下很大的功夫,你會成為一個好的畫家或者名家,但是你要缺少這10%,你不可能成為一個大師級的人物,所以天賦很主要,有沒有天賦,你腦子要很清醒,你明白自己你的優點是什麼,你的缺點是什麼,長處在哪兒,短處在哪兒,你要很明白,你要學什麼、補什麼,短處在哪兒,怎麼學,悟性就是誰説了一句話你可能一下子就明白了,一扇窗戶打開了,這扇窗戶打開了,誰也追不上你,現在畫畫的人很多很多,別説一個班裏了,就是全國有多少畫畫的,但是出來的人少就是這個原因。

     中國網: 您也作為院校的年輕的教師,您認為現在一種比較好的繪畫的教育模式是什麼呢?在目前有沒有遇到哪些繪畫教育上的困境?

     周午生: 好的教育模式,我自己覺得,真是好的教育模式應該是中國傳統的那種師傅帶徒弟式的,這是最好的。當然現在不可能是這樣的,院派來説不可能這樣。真像是咱們生在那個年代,我要是齊白石的學生,他要帶我,肯定了不得。可現在不是這樣,院派來説,現在特別困擾教學方面的,就是説你怎麼跟現實結合起來,有一個很大的矛盾。

我們上學的時候是不分專業的,不分山水、人物、花鳥,都學,現在想想,還是利大於弊,很好,學廣一點。而現在分專業也很好,精學,你選了花鳥還是人物,或者山水,就專攻這個,成績會突出一些,就是短時間內,好比你上四年,畢業了,可能會畫出很好的畫。但是我覺得冷靜地想想,對一個學生長遠的發展不見得是好事,可是你要是把這個學生放開了,讓他自由發揮,什麼都學,可學習成績往往就是不盡如人意,因為大多數學生,你給他放鬆了,他就玩兒去了。

     中國網: 自控能力差。

     周午生: 關鍵是自控能力,學校怎麼教導學生有這個能力,就是自學能力,你給他充足的時間,他不是荒廢掉了,學校裏很難控制這一點,不知道用什麼方法能解決這個問題,因為這是學生本身個人的主動性問題。但是要空間大了,對於極個別的有才能的或者他很愛好這方面的學生,是一件好事,他容易投入進去,發揮個人的優勢,會出很好的人才。但是你要管得嚴了,整體教學品質會高,但是會抹煞一些人的才能。

大家也會説,現在學院裏抹煞很多學生,我就是沒有在學院裏上學,所以我成功了。但是也有一些成功是從學院裏培養出來的,當時可能學院給他很好的營養,他成功了,這是一個矛盾。我這一點感觸特別深,因為畢業沒多少年,然後當老師也沒有多少年,很近,我自己覺得很了解學生的心理,我的學生就特別希望學校或者老師使勁地教我,我很好學,你教我什麼我就認真學什麼,有的學生就不喜歡這樣,你給我空間,我自己去做。這都對,但是又都不對。

     中國網: 就是要因材施教。

     周午生: 但是現在擴招學生太多,沒法因材施教,因材施教會把老師累死,而且你沒法了解這班裏二十多個人,現在就是感覺全國普遍教學品質下降,我感覺跟擴招的人數有關係,上大課有好處,也有不好的地方。

     中國網: 現在像您説的,擴招很大,感覺有大批的學生想通過學習,比如説繪畫等藝術類的專業來上學,但是就像您剛才説的,並不是所有人都有那10%的天賦,對這些學生來説,您有沒有什麼建議?

     周午生: 建議很多,這個問題很多學生都問。我覺得他們要端正姿態,到美術院校學習的學生,不見得他以後非得要從事美術事業,現在國家的政策就是這樣,擴招是對的,它是要提升全民的整體素質,你考了別的院校可能也是這樣,考美術院校是為了提高你的審美素質,為了提高你的素質,並不是你報這個院校就得把你培養成美術人才,你可能以後從事的不是美術方面的事,但是你通過這四年或者幾年有了美術素養,會對你幹別的事情有好處,關鍵是提高素質。

你只要端正這個位置,你學了美術,那肯定不會白學,哪怕你搞科研,學美術也有好處,很多科學家不都是這樣説嘛,錢學森還説呢,他喜歡音樂,對他科研有好處,這是綜合的素質,應該是這樣的。

     中國網: 今天非常感謝周午生老師能夠作客我們的中國訪談,也期待著周老師今後能夠有更多更好的作品呈現出來供我們欣賞。再次感謝您。感謝您的收看,我們下次節目再見。

 


艺术简介 | 艺术动态 | 艺术展览 | 作品欣赏 | 文章著作 | 艺术评论 | 市场讯息 | 媒体访谈 | 联系方式

版权所有:周午生艺术官网 © 2013-2016备案号:津ICP备13005987号 技术支持:新动力网络